登陆 免费注册 提交网站
站长资讯 >> 新闻娱乐 >> 新闻聚焦
 2009-12-03 09:20浏览: 1308 次

国民收入分配急需调整 干得多挣得少制约消费

CFP供图

我国城乡居民收入在总体稳步增长的同时,不同群体之间的收入差距却在拉大。特别是由于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例过低,“干得多,挣得少”,制约着百姓消费能力和生活质量的提高。调整国民收入分配结构,真正让人们“劳有所得”、“干有所值”,是一件鼓腰包、顺民心的要紧事

傍晚5点半接班,工作到次日凌晨4点多,黑白颠倒,每夜挣400多元。福州出租车司机叶为民——

收入来得不容易

晚上6点半的福州街头,车水马龙。望着前面等候的车流和远处的红绿灯,出租车司机叶为民十分焦急。出租车白班和夜班在17时半交接,之后到19时左右正是夜班司机赚钱的好时候,“一般情况能有八九十元的营业额,下雨天和周末要好些。但高峰期路也堵,车不好开。”

34岁的叶为民是福州郊县人,进福州城工作已多年,两三年前开始跑出租。“在福州人眼里,出租车司机算是准高收入者,收入到底有多少?”记者问。叶为民憨厚地笑笑,“只能算中等吧,正常的话,一月能赚4000元。”

这收入来得不容易。

叶为民长年跑夜班,每天傍晚5点半接班,工作到第二天凌晨4点多,黑白颠倒,一月只休息4天。而且,他和身边的很多司机都没办理任何社保手续。“有人说我们这工作挺轻松,每天坐在车里,动动手脚就来钱。可压力大啊!十几个小时连续跑,一刻不敢放松,就怕出点事故。有时你不碰别人,别人也会碰你!”

由于车不是自己的,每个夜班,叶为民要向车主交100多元租金,再加上各种税费和向挂靠公司交的管理费。这样一来,每夜400多元的营业额里,油钱和租金占去2/3。每天夜里两点多,有些司机回家休息了,叶为民还继续干。

“为什么这么辛苦地跑?因为负担越来越重了啊。”妻子原来开了家小服装店,后来因为没人带孩子只好关了,4000元就是每月全家的收入。房子是租来的,每月租金近300元;5岁的儿子上幼儿园,每月费用六七百元;父母和岳父母每月也要给一点吧……叶为民一笔一笔算过来,每月只剩1000多元。

这1000多元能干什么呢?主要就存着预备给孩子将来上学用。买房子却从未想过,“商品房太贵了。申请经济适用房,我们是外来人口又不符合条件。在福州生活了这么多年,什么时候能拿到市民待遇就好了。”

固定工资每月640元,焊接一台热水器挣不到3元。济南打工者吴长胜——

大家工资都比我高

济南虽是冬天,吴长胜供职的力诺瑞特新能源公司车间却显得格外暖和。他站在一台太阳能热水器旁,手拿氩弧焊,正紧张地忙碌着,“以前,公司业务量小,每天只焊接100台。今年,热水器下乡刺激了需求量,公司订单不断增加。今天要焊230台。”

2005年,18岁的吴长胜从济南市商河育才技校毕业。当时,因工作难找,他自己筹资贩起水果蔬菜。“蓬莱的菜、东北的西瓜,我都卖过,天南地北地跑,把进的货运到批发市场,半年下来,挣了1万多。”吴长胜说,钱是挣到一些,但活儿太辛苦,仅几个月时间,瘦下去五六斤。

后来,他在老家威海盘下一个小吃部,又到济南长清大学城卖服装,有挣有赔,两年算下来,折进去3万多。

“家人劝,找个稳定点的职业,别总这么漂着。”吴长胜叹了口气。经朋友介绍,他来到力诺瑞特公司。开始是3个月的实习期,工资每月只有600元。因为表现好,小吴提前半月转正,工资单上的数字从3位数,变成了4位数,每月能拿到1600元左右,“固定工资每月640元,其他为计件工资,焊接一台太阳能热水器,平均2.95元。”

除了工资,公司还给职工缴纳了“五险一金”,个人需缴100多元。“因为进公司不到5年,我还没有资格享受住房公积金。”逢年过节,公司发一些福利,比如中秋150元、过年200元。小吴说,“公司规定按工龄休年假,我一年可以休5天。可为了多拿点钱,从没有休过。”

“车间里,谁比你工资高?”

“大都比我高。”小吴笑了,“我是焊接工,上面有工艺员、统计、车间主任、生产部长、生产总监、总经理等。工艺员大概每月2600元,车间主任每月近5000元。”

小吴说,他还是个毛头小伙,没有女朋友。除了上班,平时很少出厂门。吃饭就在公司食堂,每顿三五元。吴长胜最大的心愿,是过年后自己买套房子,“90平方米,总价30多万元,首付30%,大约9万。现在存折里有4万元,还有不小的差距。”

每月收入4000多元,可交上房子的月供后,钱包就瘪下去了。广州白领张超——

何时不再捉襟见肘

将3个月的供楼款7800元存入银行专门的按揭账户后,张超感到银行卡开始亮“红灯”了。生活在广州,处处要花钱,他认为自己的银行卡上最少要存2万元,以备不时之需。但现在,供楼款一交,存款少得突破了心里底线。

张超现在广州一家医疗器材公司做售后,12年前大学毕业来到广州,工作、结婚、生子、买房……如今,张超工资条上税前收入超过5000元,扣除个税和社保医保和其它费用后,拿到的现金也有4000多元。不过由于每月还房贷2600元后,钱包就迅速瘪下去了。

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之后,为了稳住客户,公司加大了对客服部门的工作要求。除了正常的客户有需求必须到位后,还要求每位客服经理必须对自己联系的广东省内客户每月登门拜访一次。如此一来,工作量又增加了一倍。

张超的妻子曾在一家医院做护士,月收入一千六七百元。孩子出生后,家里忙不开,这给妻子出了一个难题:如果继续工作,因为要上夜班,就必须请一个保姆,但现在最便宜的住家保姆,每月工钱也在1200元以上。无奈之下,妻子就只能辞工,专职带小孩,家里的收入顿时也少了一大截。

像张超这样的白领,在广州不在少数。干得多了,收入却似乎越来越显得少了。对于加工资,他们的要求并不高,在应付家庭正常的支出时不捉襟见肘,就很满意了。(本报记者余荣华 马跃峰 李刚)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帮助中心
Copyright ©2007-2020 www.Aisil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7005272号

豫公网安备 41022202000021号